按摩动态
返回>>

这种信任让我从她身上再也嗅不到爱情的味道

浏览次 作者:石家庄按摩

妻子很在意我,但自从有了手机与网络这玩意,我的耳根就没清净过。
 
妻是学中文的,从事的却是管理之类的工作。她原本对批评文学与批评理论的研究就达到登堂入室的火候,再加上她对企业管理的研究,她的论辩水平绝对“世界一流”。
 
辟如某晚,我加班,我告诉她我会晚半小时回家。结果,因为遇到公司管理层临时通知开会,晚了两小时,结果打开手机,短信一百条挤爆了内存。我想都要回家了,就没回电。回到家,我被顶上两大“罪名”。一是食言,严重超出约定时间,没有时间观念;二是拒电。妻说,那种被伤害的感觉好比老公在空调房里喝茶享受、快活,老婆孩子则在排气扇下等待,受罪。这“两宗罪”上纲上线,一下子提升到了做人做事的高度。让人难以招架。
 
我想解释说,一是会议是临时决定的,一开就是两小时,不是我能预见的;二是中途手机按制度严禁接打手机,而且我没有开会时发短信的习惯。妻根本不听解释,她只看结果,结果是她做好饭在家和儿子饿着肚子等了几个小时。不为犯错找籍口,我也只好保持沉默。因为都是我的错,错在——没有及时回电话。
 
用妻的话说,我既不会“找钱”(鄂西方言“赚钱”),一个月挣的那点钱还完购房按揭、交还稚子学费,已是襄中羞涩;加上人又长得相当“安全”。放在外省心,呆在家安心,可我弄不明白,她仍是不放心。而且似乎没有时候真正放过心。
 
有时,我往往刚走下楼,口袋里的手机铃声就会响起来;刚到公司上班,打开电脑,QQ或MSN就开始叫起来,打开来都是一些与她工作有关的不痛不痒的事,如果我不理睬,下班前一定会接到一封电子邮件警告……最要命的是,我出去与同学、朋友吃吃饭,或者工作上需要应酬,一个小时总能接到妻四五个电话。我在电话里常听到的是“你在哪儿,你什么时候回来,现在都几点了……”
 
妻的电话往往在我与哥们话意正浓时响起,弄得我自己十分尴尬。
 
五年了,我不知道,我与妻的婚姻是幸,还是不幸?
 
一次同学聚会,让我陷入更深的思考。
 
兔子与他注册了五年的小资女友分手了。兔子说,“我实在受不了……”,之后始终吐不出字来。
 
兔子的女友人是位小资女性,有着自己的品味、爱好,不太愿生小孩,遇事想得开。大学毕业后在一家外资企业做国际贸易,拿着比民企、国企、事业单位丰厚得的薪水与年终奖。她与兔子认识后不久,两人就把行李搬到一起同居了,半年后他俩就注了册。可房租依旧轮流付,薪水依旧各自花,后来共同买了楼,按揭依旧是每月各半。亲朋各自招待。许多同学都羡慕他俩自由自在的小日子。
 
酒过三巡,兔子与女友分手的原因总算浮出水面。
 
原来,让兔子无法忍受的是女友太过“通常达理”。兔子做什么,女友从不干涉,两人,同处一室,你玩游戏,我上网,各得其乐。兔子去哪儿,女友从不过问,玩到多晚,女友从不打一个电话,有时等他回去,女友早就睡熟了。
 
老班长劝兔子说,“她信任你呀,不打电话省钱,这是福呢?”
 
兔子摇摇了酒杯说,“是吗?信任到连我上哪儿去,有没有醉酒,有没有危险,会不会去泡女孩子,她都不在乎?这种信任让我从她身上再也嗅不到爱情的味道。你说这到底是信任,还是放任呢?整整五年,她没给过我一个电话,你说她心里是真有我吗?”
 
不打电话就离婚??
 
兔子这番深入骨髓的感受让酒桌上的已婚男士全都醒酒三分。
 
我的记忆的桌面忽然出现了两副场景?,一副是,一个缩在酒馆角落里,手握酒杯,郁郁寡欢地在深夜等电话的男子,那男子埋手发间,满脸戚色。那男子是兔子;另一幅是一手捧酒杯,一手接听电话的男子,那男子歪着脖子,一脸郁闷,那男子就是我。
 
想着想着,我踏上了回家的路。还未上楼道,妻子的第十一个电话了过来,“我在邻家玩,孩子在被窝里,你开门轻点声……”